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双彩网 > 行八位 >

八位元帅与南昌起义

发布时间:2019-06-07 22: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27年8月1日凌晨,由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等领导的南昌起义爆发了!中国人举行武装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反动派的第一枪,开创了中共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新时期,揭开了土地革命战争的序幕。在中国人民解放军1955年授衔的十大元帅中,朱德、贺龙、、、、陈毅、、等8位元帅,与南昌起义紧密相连。他们在这次起义中,有的参与了策划,有的参与了指挥,有的参加了起义的全过程,有的赶上了起义的尾声。

  南昌起义部队来自多方面,但贺龙任军长的第二十军和叶挺率领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及叶挺独立团扩编后的第四军第二十五师是起义的主力。

  1927年7月中旬,贺龙领导的第二十军和叶挺领导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进驻九江及其附近地区。当武汉汪精卫政府叛变革命的消息传来时,部队群情激愤。在素有“铁军”之称的第二十四师,部队化愤怒为力量,更加严格地进行军政训练,战士们斗志昂扬,决心向蒋、汪讨还血债。在第二十军,贺龙在黄石港召开军官大会,他激动地说:“革命到了危急关头,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路:第一条是把队伍解散,大家都回老家去;第二条是跟蒋介石、汪精卫去屠杀工农子弟,行不行?”

  贺龙环顾了会场,坚定地说:“我贺龙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绝不走这两条路。愿意跟我干革命的,我欢迎。不愿意的,可以离开,但不许拉走队伍!”

  7月28日,贺龙见到了前来领导南昌起义的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听了周恩来关于起义的基本计划后,贺龙说:“我完全听的命令,党要我怎么干就怎么干!”

  周恩来满意地点头说:“对你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党的前委委任你为起义军总指挥。”在天空最为黑暗,人最为困难的时候,找到了贺龙,贺龙也找到了。起义部队南下途中,由周逸群、谭平山介绍,贺龙在江西瑞金加入了。

  贺龙的第二十军和叶挺的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高涨的革命情绪,引起了反动派的关注。因为贺龙与叶挺部当时属于张发奎领导的第二方面军。汪精卫便与张发奎商量怎么办。张发奎一挥手,决定立即解除贺龙与叶挺的兵权,他说:“这两支部队没有了贺龙与叶挺,便群龙无首,彻底瓦解了。”

  汪精卫同意张发奎的做法,他俩便计划召开庐山会议,通知叶挺、贺龙参加,并电令叶挺、贺龙所部集中在德安,妄图以此解除叶挺、贺龙的兵权。汪精卫、张发奎的阴谋被时为张发奎的部下、在黄琪翔第四军任参谋长的所了解。得知这一紧急情况后,立即设法找到叶挺和贺龙,将情况告诉了他们。1927年7月25日,在九江市区南部的甘棠湖,、叶挺、贺龙坐在一条小木船上,以在一起游玩为名,开了一个小会。他们分析了情况,最后决定:贺龙、叶挺不去庐山开会;不执行张发奎要求叶挺、贺龙部队集中德安的命令;部队立即向南昌开进。这就是著名的“小船会议”。此次会议后,叶挺、贺龙率部队立即向南昌进发。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在前,第二十军随后,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沿南浔铁路线疾进。

  1927年7月27日,周恩来在陈赓陪同下经九江来到南昌,住在朱德的寓所里。朱德与周恩来早就是亲密战友,在德国留学期间,朱德在周恩来介绍下加入了中国。1926年夏,朱德回国后,奉党的指示,到南昌任名义上隶属于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实际上是领导的军官教导团团长,并兼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

  1927年6月,江西省政府主席、第五方面军总指挥朱培德实行“清共”,教导团的党员大部分被遣散,朱德也被“礼送出南昌城”,出走武汉。由于朱德对南昌比较熟悉,7月21日,朱德接受党的派遣,又秘密回到南昌,为起义提供情况,并利用他在滇军中的老关系作掩护,策划整个起义安排,领导军官教导团留下来的部分干部和学员准备参加起义。朱德回到南昌后,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争取了很大一批力量参加起义。尤其是他对敌人了如指掌,从而提出了一举歼灭敌人的起义部署,保证了起义的胜利。

  本来起义时间定在8月1日凌晨4时,但第二十军一师一团出了叛徒。7月31日晚,叛徒把起义的行动泄露给了敌人。于是,前委立即决定,将起义时间提前到凌晨2时。

  叛徒告密,敌人察觉,这一情况是怎么被我方及时发觉的呢?无巧不成书,这件事巧就巧在朱德“宴请”敌团长上。

  7月31日晚上,根据前委指示,朱德执行一项特殊使命——“请客”。他利用和滇军军官的旧谊,以请客的名义,将敌第三军第二十三团团长卢泽明、第二十四团团长肖胡子和一个副团长请到离他们的驻地较远的大戏院街口的一家饭馆里吃饭。宾主落座后,朱德兴致勃勃地举起酒杯说:“咱们兄弟十几年来东征西战,南北漂泊,难得在一起聚会。今日良辰,邀请诸位大驾光临,只是为了开怀畅饮,畅叙旧情。我朱某感谢各位赏光,来,干了这一杯!”

  宴席上,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宾主间猜拳行令,越喝越有兴致。宴会从晚6点一直进行到晚9点,已经是酒足饭饱了。朱德又请客人们在院子里打麻将,卢泽明高兴地说:“我的手早痒痒了。”于是,一场“竹战”开始了。然而,此时此刻,在院子外面,一场真枪实弹的战斗正在加紧准备。

  晚上10点半左右,突然有个年轻的滇军军官风风火火地跑进院子,上气不接下气地报告说,他已经接到命令,要他立即解除自己所辖地区里的滇军武装,他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院子里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竹战”停了下来,朱德的心里也突然一紧,但他旋即从容地一笑说:“在这混乱时期,什么谣言都有,我们不必管它,来来来,接着玩麻将。”

  但是,客人们再也无心坐下来玩麻将了,肖胡子团长坚持要回去看看,卢泽明也像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朱德思考了一下,看再也不能留他们了,便以惋惜的口吻说:“那只好悉听尊便了,改日再会吧。”

  客人们走后,朱德立即换上军服,火速向起义总指挥部奔去。他向总指挥部报告说:“起义的消息已经泄露,敌人已有察觉,不能再等了,要赶快动手!”

  前委根据这一紧急情况,立即决定把起义发起时间提前到8月1日凌晨2时。由于朱德拖住了这几个军官,敌军在一段时间内失去指挥,为起义军解除这两个团的武装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南昌起义的前十天,担任国民革命军暂编第十五军军长的,接到赴南昌起义的通知后,为了能安全顺利地离开部队,向上级请了假,还在汉口《民国日报》上刊登了《因病请假》的消息。消息刊登当日,他已秘密离开武汉前往南昌。

  南昌起义前,中国人没有独立地领导过武装斗争。所以对起义的组织领导者、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来说,当时迫切需要一个军事上的得力助手。曾领导过泸州起义,是川军名将。他有秘密组织大规模兵暴经验,又有丰富的作战指挥经验,所以,周恩来选中了他。不负重望。他首先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到第二十军军部协助贺龙拟制起义计划,并协助指挥第二十军攻占朱培德的第五方面军总指挥部。起义成功后,他又出任参谋团参谋长,直接指挥、策划起义部队随后的作战行动。

  起义成功后成立的参谋团,成员有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等人。在确定参谋团领导的问题上,周恩来回忆说:“参谋团当时没有人任主任,我就指定同志来做参谋长。他起初谦虚,不肯答应,后来我说一定要你来做,他才担任参谋长职务。”

  在起义部队南下、连日行军作战的情况下,参谋团实际上成为起义军的指挥核心和领导中枢。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7月26日,周恩来先到九江,向九江的员传达中央的起义部署:起义成功后立即南下占领广东,夺取海口,以等国际支援,再举行北伐。

  会后,周恩来把留下,向他交代任务:“你亲自去办,把驻防马回岭的二十五师拉到南昌参加起义。”

  “明天你就可以开始行动,把二十五师拉出来开向南昌。我们在南昌发难后,就给你开一列空车皮来,这是个信号,你们乘这列车去南昌,行动也会快得多。”

  二十五师是在叶挺独立团的基础上扩展而成的,具有较强的战斗力,在北伐军中影响很大,该师若能参加起义,其意义远远超过一个师。

  说出了自己的初步设想,得到了周恩来的首肯。周恩来又补充说:“部队的行动,一定不能离开南浔铁路。”

  此时的二十五师,内部情况十分微妙。师长李汉魂是张发奎的亲信,听命于张发奎,不会参加起义。参谋长张云逸是员,可以得到他的大力配合。下面的官兵中,有的了解,有的相信,更多的则对两党都缺乏认识,处在犹豫彷徨之中。

  赶到二十五师以后,时间紧迫,需要争分夺秒地做工作,但又不能公开行动,以免暴露,被敌人先下手。他分析了该师3个团的情况:七十三团的前身是叶挺独立团,团长周士第是员,有勇有谋,能够把握住全团,把这个团拉出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七十四团团长是张发奎的人,他会死心塌地地跟着张发奎走,把这个团拉出来没有可能,其中有的党员干部已经通知过,能拉出多少算多少;七十五团团长不是员,但一营副营长孙一中是黄埔军校一期的学生,也是这个团的中共支部书记,七十五团的营、连、排级军官中许多是员,所以,孙一中实际上掌握着这个团的领导权。反复分析后,认为无法把全师一下子拉走,但决定以拉走七十三、七十五团为重点,进行工作。

  “特派员,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周士第十分干脆。攻打武昌时,周士第是叶挺独立团的参谋长,认识。所以,他这样称呼。

  “等南昌的列车一到,你就率全团离开营房,辎重装上列车先走,部队步行,以接应七十五团一起行动。”

  8月1日上午,一列火车开到了马回岭。立即明白南昌起义已经成功,便按事前与周恩来的约定,迅速组织部队行动,七十三团、七十四团、七十五团大部分官兵上了火车。8月2日拂晓,部队赶到南昌。把部队安顿好,自己赶到起义指挥部,找到周恩来,汇报了部队的情况。

  周恩来看着面带倦意的,拉着他的手高兴地说:“很好,真没想到你把二十五师大部分都拉出来了,你们辛苦了!”

  二十五师3000多人,被编为起义军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这支部队在随后的南征途中,成为主力部队之一。

  南昌起义时,是第二方面军第四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三营七连的连长。起义前,他所在的团驻马回岭,起义第二天,第二十五师由指挥开赴南昌会师。指挥第七连在开往南昌途中,在德安和兄弟部队一起,与前来阻挠的张发奎的卫队营激战两小时,打跑了卫队营。

  南昌起义那天,陈毅在武汉,公开职务是第二方面军教导团准尉文书,实际上是该团中共党团的负责人。几天后,他随教导团东征。在九江,教导团被张发奎派部队包围,说要“清理”人。陈毅这才得知在南昌举行了起义。他毅然决然脱离教导团星夜向南昌赶。路上,听老百姓说起义军南下了,他便沿路追赶,于8月21日在抚州终于追上了起义队伍。陈毅与周恩来以前就十分熟悉。二人相见,陈毅还没来得及开口,周恩来便惊奇地问:“你在武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陈毅擦擦额头上的汗珠说:“我是赶来参加起义的。结果还没到南昌,就听说你们已南下了,我就急忙赶来了。还好,总算追上了。周主任,你打算用什么来招待我啊?”

  周恩来无奈地说:“老同学,太遗憾了,现在部队筹饷困难,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我答应你,等革命成功了,我请你吃法国大菜,现在只好请你先记上账。”

  周恩来认真地说:“二十五师七十三团没有指导员,你如果不嫌这个职务太小,你就去干,怎么样?”

  周恩来笑了,指指陈毅说:“你啊,还是在欧洲时的老样子,痛快爽朗。不过,七十三团指导员虽然职务低了些,但却可以直接抓住一支部队,这样进而可以抓住更大的部队。以前的教训就是我们对上层的工作比较重视,而忽视了抓部队的基本团队。事情来了,我们就掌握不了部队。”

  南昌起义时,入党才3个月,在第二方面军总部担任上尉参谋。第二方面军中许多部队参加了起义,但总部没有参加起义,也未接到上级要他参加起义的通知。当时,总部党员之间互不联系。起义的第二天下午,张发奎突然召开紧急会议。他带着4名卫士来到会议室,人没落座,目光便扫向会场的每一个人,声音不高不低,冷冷地说:“南昌发生的事变,大家都知道了。本人今晚只宣布‘CP’分子,3天以内保护,3天以后不再负责!”说罢,走出了会议厅。

  军官们表面上很安静,陆续走出会议厅,实际上许多人心中无法平静。二方面军中有不少员、共青团员,倾向革命的分子也很多。此时,一些没暴露政治面目的人,都在暗中盘算。回到宿舍,一声不吭,只是一支烟接一支烟地抽。现在他完全明白了张发奎的态度。张发奎是在向人下“逐客令”。第二天一早,离开九江第二方面军,来到武汉,找到了党组织。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虽未能参加南昌起义,但正是南昌起义爆发的消息,使他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希望和光明,下决心离开旧军队,搞人自己的武装。

http://7milediver.com/xingbawei/15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